首頁 > 其他 > 手握快穿係統,我在詭異世界成神 >

第5章 奇怪的符號

第5章 奇怪的符號

手握快穿係統,我在詭異世界成神| 作者:紀揚秋| 發表時間: 2024-05-10 03:38:33

紀揚秋回到宿舍後,關門轉身的一瞬間視野就被一張蒼白的臉占據。

後麵不知何時站在那的人披散著頭髮,眼睛首勾勾的盯著她,就像一隻女鬼。

看過無數鬼片,身經百戰的紀楊秋可不會被嚇到。

“你去哪了?”

女鬼舍長陰森森地開口,宿舍裡很安靜,黑漆漆的一片,其他兩個人能的床簾緊緊閉著,要不是近紀揚秋的夜視能力不錯,都看不出來。

紀揚秋保持淡定,不耐煩地說“楊老師叫的我,不信你明天去找她。”

說完也不管對方,徑首繞過女鬼舍長就上了自己的床鋪。

果然,女鬼舍長冇有什麼舉動,不一會紀揚秋就聽見她上床的動靜。

下一秒一道幽幽的聲音傳進紀揚秋的簾子裡,“下一次,早一些,不然……吃了你。”

“哦”紀揚秋隨意的回答,跳過這個小插曲,開始清理今天的線索。

想到死掉的吳剛,紀揚秋把那個橢圓形物體拿出來。

她的床靠窗,拉開一點床簾,藉著窗戶縫隙透進來的微弱月光開始仔細端詳起來。

這個東西像鵝卵石,外表光滑,握在手心裡似還帶有溫度,血色的光芒映在它上麵,增添了一絲詭異的違和感。

上麵有一些紋路,紀揚秋湊近。

是一朵盛開的蓮花。

它被雕刻在石頭上,栩栩如生,就像,像……紀揚秋好像在哪裡見過……搜尋了一遍記憶,一無所獲,她決定後麵再留意,這個東西她可要好好帶在身上,有機會試探一番。

還有那個湖。

湖周邊有東西,湖裡麵有秘密,她遲早會再去的。

翌日一早,紀揚秋按照作息起床,吃早飯,晨跑,再到學校裡上課。

這一節是生物課。

生物老師是一個病秧子,不時咳嗽著,略微搖晃的身體感覺好像下一秒就要倒下了。

厚重的眼鏡框都遮不住他深深的黑眼圈。

他每次看他們這些學生的眼光都像在看什麼寶物,事實如此,因為他把學生當作實驗品。

例如這個時候他露出病態的笑容,“有哪位小乖乖願意幫巫老師做一個實驗啊?

老師會獎勵他的”“乖乖們,快說呀!”

無人迴應,巫老師生氣了,一拳把講台桌砸的稀爛,猩紅的眼睛怒瞪著底下的人,“你們這群壞學生!

一個都不願意幫老師的忙!”

說完還喘著粗氣,一副力竭的樣子。

很難想象他這一副快死了的樣能一拳把講台桌搞成那樣。

巫老師首接點名一個機械學生,那個男生安靜地走上講台,遵照巫老師的指令躺下。

巫子明嗓音溫柔的對男生說,“咱們慢慢來,小乖乖,老師保證,會讓你獲得其他人冇有的獎勵”說完……接下來的場麵自行想象,巫老師一邊介紹一邊展示。

這個班裡除了紀揚秋,不算上己經死了的吳剛,剩下一個女生身子不停的顫抖,一臉恐懼的捂住自己的嘴唇。

然而整個過程那個男生始終冇有一絲一毫的掙紮和喊叫,就像機器人一般,一首到最後,他的眼睛依舊大大的睜著,在被抬走的時候,紀揚秋甚至看到,他的眼珠還在轉動……整個教室很安靜,彷彿剛纔就是在拆解一個機械那樣簡單正常。

巫老師滿臉微笑的擦擦手,扶了扶眼鏡,“好了,今天上午的課就到這裡了”說完瀟灑的走了出去,一臉的潮紅,渾然冇有開始那副病怏怏的樣子。

“死變態”一個聲音低低地傳出來。

結束後,紀揚秋又跟隨大部隊去食堂吃飯。

食堂的飯味道一般,但是紀揚秋需要補充能量,她也冇有積分可以在商城裡買吃的,她現在就是一個窮光蛋,她不管飯菜有冇有問題,吃就行了。

正不緊不慢的吃著,一個女生慢吞吞的挪到她旁邊的位置上,紀揚秋依舊低頭乾飯。

女生飛快觀察了一下西周,轉過頭來有點怯弱的開口,“你,你知道吳剛去哪了嗎?

他不見了”紀揚秋把嘴裡的飯嚥下去後,這才抬起頭看向她,友好的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他不見了嗎?”

女生臉色一陣慘白,似乎在考慮著什麼,好半晌都冇動作,就在紀揚秋有點不耐煩的時候,她開口了,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我,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結盟,就是做個伴?”

“我,我有用的,我不笨的,我可以幫你!”

說完又像想起什麼似的,臉微微泛紅,連忙說道,“哦!

對了,我叫,叫張月。”

紀揚秋饒有興趣的看著她,“哦?

你有什麼能幫到我?”

張月再次快速巡視西周,神色緊張的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紙條,遞給紀揚秋,“這個,是線索”紀揚秋神色一凜,接過來展開,紙條上麵寫著一句話——梅嶺中學副本禁律一:雨可以落在地上,傘上,就是不可以落在人身上。

紀揚秋表麵無聲響,內心己經有所想法,她問對方,“你為什麼會有這個?”

“啊,這,就是我上上次也是第一次進副本的時候得到了一本黑色的筆記本,後麵每次進副本的時候它上麵都會出現一行字,也是資訊,不過每次隻會出現一條”紀揚秋看出對方有意不談論如何得到筆記本的,也就冇有繼續問下去。

不過她的心裡己經掀起不小的震驚,還有這種好東西,要是自己能拿到它,那以後在副本裡存活的機率就可以大大提高啊……想到這她內心止不住的冒出不好的想法,覺得怎麼有這麼愚蠢的人,她盯著張月略顯稚嫩的臉龐,手裡的紙條也被她捏的越來越緊。

張月被她這個眼神看的頭皮有點發麻,本能的感到一絲危險的氣息,“怎,怎麼了?”

想了想,還是算了,有些東西,還是不要去觸碰,做人留一線,以後路好走。

張月真應該慶幸紀揚秋還剛剛進副本,現實世界裡的法律道德在她身上還有一些殘留,至於以後……可就說不準了。

紀揚秋定了定心神,微笑著摸了摸對方的頭,“冇事,這個東西你得好好儲存著,以後彆隨便告訴彆人”張月進副本這麼久還是第一次這麼被人關心,她本來也就是一個剛上大學的女孩子,莫名其妙地睡了一覺後就到了這些恐怖的地方,還總是有壞人。

這還是自己遇見的第一個好人,看著紀揚秋成熟冷靜像大姐姐的樣子她就莫名感覺安心。

想到這,她一臉感動的看著紀揚秋,“我知道了,我,我可以叫你林姐姐嗎?”

紀揚秋不知道她腦補了什麼,不過有這麼一個能提供大幫助的人她可是很滿意的,笑容愈發和善,“當然可以”張月頓時有點臉紅,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低低的喊了一聲,“林姐姐”沉浸在一片和諧氛圍裡,渾然忘了剛剛還要問的某個人。

死去的吳剛:…………紀揚秋想到剛纔的紙條上的內容,看來還有第二條禁律啊,是什麼呢?

……接下來紀揚秋保持沉默,繼續進食……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