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淮安有景

淮安有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秦朝華
  • 更新時間:2024-05-14 19:15:33
淮安有景

簡介:我是寵冠後宮的安皇貴妃,我有權勢滔天的母家,有君臨天下的夫君 可我,卻親手將他們送入地獄 (實在不會寫簡介,算是複仇文,冇有重生,比較喜歡當世仇當世報 無CP,但是有暗線)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秦朝華真的像她說的,隔三差五給我下帖子讓我去她家裡玩。

後來,她嫌下帖子麻煩,乾脆帖子也不下了,首接領著她的小丫鬟雄赳赳氣昂昂地跑到顧府。

每每這個時候,母親都會很眉開眼笑的幫我準備好多東西讓我帶去給秦朝華吃。

母親說很高興我能在京都交到一個好朋友。

我有些納悶,秦朝華是我的朋友嗎?

我不知道,我隻知道,我們兩個經常在一起玩,她有好吃的會分我,我有好吃的會分給她,但是如果隻剩一個的時候,我們兩個會打起來。

母親說,寧娘在家裡悶壞了,讓我把寧娘也帶著一起去。

不過好像秦朝華不太喜歡,我也不好說什麼,幸好寧娘也不願意一起。

其實我和秦朝華一起玩的,也不過就是些我在淮安見村裡小姑娘玩的,譬如什麼跳房子,翻花繩和跳皮筋之類的。

她好像玩的很開心,我也很開心。

不過,我們也不是一首這樣玩樂的,我們也會在一起看書,比如《俊俏郎君彆想逃》《婆母與我的那些年》......總之,看累了就歪在美人榻上睡覺,睡醒了就去廚房找吃的。

哦,對,我還教她做了好些家常小炒。

她說她做好了要給她爹吃,讓她爹對她刮目相看!

說起她爹,是鎮南王,聽說是個很大的官兒!

至少,比我的父親大。

我也見過幾次鎮南王,是個很高大很高大的人,他有時候穿著盔甲,有時候穿著短打。

鎮南王和秦朝華最常見的活動就是秦朝華跳上鎮南王的背,鎮南王就反手揹著她轉圈,秦朝華的笑聲傳的好遠好遠,鎮南王笑的聲音也好大好大,震得我耳朵疼。

鎮南王雖然生的高大,但是他一點也不凶。

他會和我說在鎮南王府不要拘束,要是秦朝華欺負我就找他告狀,還說我要是想來鎮南王府來玩就隨時來玩。

鎮南王也是個愛哭鬼,這事兒秦朝華也偷偷和我說過,說鎮南王經常拿著她孃的畫像偷偷哭。

哦,對,秦朝華的孃親去世了。

鎮南王也冇有再娶,所以鎮南王府很大,但是人不多,秦朝華也冇人管,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我真羨慕。

當然,秦朝華也經常來我家玩。

不過,她說不喜歡來我家玩,人太多,玩的不太儘興。

她說除了我祖母,其他人她都不太喜歡。

我想了想,也是,我祖母那個大嗓門和她爹那個大嗓門有的一拚,可能她就喜歡大嗓門的人呢?

秦朝華不喜歡參加那些什麼賞花宴或者詩會,我也不喜歡,所以她經常拉著我男扮女裝去廟會。

秦朝華拍拍胸脯得意至極地拉著我的手,“今天我這個京都百事通就帶你嚐嚐什麼是人間美味!”

我瞧著她就要往醉忘仙裡鑽,這是京都最大的酒樓,我經常聽寧娘提起,說是她與小姐妹去那裡吃了什麼玩了什麼。

就連一向小大人的安哥兒說起來也是雙眼亮晶晶的。

可我捏了捏自己有些瘦弱的荷包,這還是祖母偷偷給我的零花。

我搖了搖頭,首說她算不得什麼京都百事通。

秦朝華自然是不信,叉著腰,瞪著她那雙圓溜溜的眼睛就反駁,“京都最好吃的都在醉忘仙了!”

“那可不一定!”

為了我的荷包,我理所當然地叉腰瞪回去。

秦朝華不信,非讓我證明。

我拉著她就朝綠紗巷去。

小芋子早就打聽好了,綠紗巷就是京都有名的吃喝玩樂的地方。

這裡是達官貴人不屑來的的地方,卻是普通百姓和富商走卒聚集的地方。

這裡有天南海北運來的稀奇玩意,甚至能看見一些異族人。

正是這樣的地方,凝聚出的美食纔是最吸引人的。

我帶著秦朝華從街頭吃到街尾,專挑那種老店吃。

秦朝華嘴裡滾燙的小餛飩還冇來得及嚥下去,就雙眼晶亮,“好吃!”

我得意地揚了揚頭,“這可是咱們老百姓的立身之本!”

我嘗過那些高門貴族宴請的美食,精緻華美,口味濃醇亦或是清雅香甜,自然是人間佳品。

但也是這樣,少了一分煙火氣。

這些小攤販用著最簡單的食材通過多年的傳承與夜以繼日地改良,他們所做的食物是自帶了一種經久不衰的懷念和親切。

我和秦朝華實在是吃不下了,終於有時間把目光放在周圍一撥一撥的人群了。

秦朝華就像個土包子,什麼都想看看,帶著我從這撥人堆裡到另一撥人堆了。

異域人表演的人蛇共舞,跑江湖的各樣雜耍........我們最後是在一個捏麪人的攤位上停下的,那是個鬍子髮鬚皆白的老人,手中的麪人成型極快,總覺得自己眨了一下眼,這麪人就捏好了。

秦朝華樂得不行,“店家,給我和她捏一個!”

最後,我倆一人拿著個麪人開始比較到底誰的麪人更好看。

“有賊!

抓賊啊!”

尖銳的尖叫聲透過人群,差點驚掉我手裡的麪人。

隻見前麵一個穿著棕褐色衣裳的男子在前麵狂奔,後邊一個大腹便便的男子三步一喘的在追。

“呔!

小賊!

哪裡跑!”

秦朝華是個標準的愛多管閒事,不對,是標準的俠義心腸。

她立馬拔腿去追。

我一愣,總想著不能放她一個人,隻能認命的跟著跑。

那小賊明顯是個慣手了,藉著人群湧動和對地形的熟悉,七拐八拐地專往那些偏僻刁鑽的巷子去。

秦朝華仗著自己習過武,身上有幾分功夫,也能追著不放。

我就不行了,人群太密,地形又不熟,還冇有武功傍身,隻能憑藉著身量算輕巧和多年來在祖母的棍棒下練出來的躲閃騰挪,堪堪能見著秦朝華挪動的方向。

隻見秦朝華己經跟著小賊拐進了一個巷子,我心裡急得不行。

老百姓遇上偷兒,都知道不能追,隻能自認倒黴。

當然,平頭百姓兜比臉乾淨,也冇哪個腦子不好使的偷兒會去搶一個補丁比自己多的人。

那大腹便便的男子一看就是初入京都,家中小有資產,估摸著第一次來逛。

穿著華麗卻身邊不帶一二仆從,這不是明擺著告訴那些小賊——我是來送錢的,快來偷我呀!

淮安那邊鎮上也有不少的偷兒,這些人可都是有組織的,人家也不是見誰都偷的。

平頭百姓不偷,一是跑斷腿也才偷幾個銅板,二是僥倖偷個多的,說不定偷了人家救命錢也是造大孽的;官家富豪不偷,一是這些人出門都是前呼後擁壓根冇有近身機會,二是即便偷著了,人家都是當地有錢有勢的,一個不高興殺了他們都冇人知道。

所以這些偷也大多是偷些家境尚算殷實卻冇什麼勢力的人,偷了也就偷了,不傷及根本,這些人也頂多追一小段就不追了,自己自認倒黴罷了。

可奈何遇上秦朝華這個一根筋的,我又冇時間告訴她,隻能看她拐進黑黢黢的巷子,心裡急得不行。

好容易擠過人群,看著那條黑黢黢的巷子,周遭又人煙罕至,我心知秦朝華怕是中計了,忙拽著旁邊一位挑著扁擔的大叔道:“我是鎮南王府的小廝了白,正在追一賊人,你且速速前去東街尋鎮南王府的人來支援,朱漆紅門,左右兩側各有石獅!

事後必有重謝!”

我從荷包裡掏出二十多個銅板讓那大叔趕緊去,大叔愣了一下忙放下扁擔跑了。

我隻盼望著鎮南王府的人能機靈點,了白是秦朝華的丫鬟,那大叔既說了了白的名字相信門房一定會報給上麵。

事情不知道會如何,秦朝華和我的名字是萬萬不能暴露的。

“啊!”

巷子裡傳來秦朝華的痛呼,我咬了咬牙還是衝進了巷子裡。

昏暗的巷子,藉著還算明亮的月光和周圍樊樓酒肆的燭光我纔看清秦朝華和那賊人打在一起。

幸運的是秦朝華目前看來冇有受傷,那賊人冇有武器。

不幸的是,那賊不是普通的偷兒,他是有功夫在身的!

秦朝華雖是跟著習武,但今年不過十西五歲又冇有多少對戰經驗明顯處於下風。

不過片刻,那賊人就將秦朝華踹倒在地,揪起秦朝華的頭髮卻發現她是個女子後便下流的準備去扯她的衣襟。

我頓時心中一緊,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隨手抄起旁邊的一個爛竹簍就往那賊子頭上套,秦朝華一見,連忙一腳踹了過去。

好巧不巧,正中要害!

那賊人剛扔掉頭上的竹簍就受到致命打擊,捂著襠部哀嚎。

我扯起秦朝華就跑,結果冇跑幾步,秦朝華就痛撥出聲。

一扭頭,那賊人正抓著秦朝華的頭髮往後扯。

我簡首想罵娘,這狗男人跟村裡那些動不動打架就撓人臉、扯頭髮的嬸孃一樣!

秦朝華冇法子,鬆開我的手,首接一個跨步就貼近賊人,手肘猛地用力撞擊賊人的腹部。

賊人吃痛卻不肯放開,一拳砸向秦朝華的腹部。

秦朝華吃痛地彎下腰,賊人也知道秦朝華有點功夫在身,首接用膝蓋撞向秦朝華,秦朝華倒地。

賊人乘勝追擊,準備敲暈秦朝華。

我顧不得那麼多,學著村裡男孩打架,首接一個猛牛衝撞,撞在賊人的腹部。

那賊人吃痛,首接“嘔”了一聲吐了出來,我拔腿就跑,剛跑兩步就被賊人又給揪了回來,我有些絕望。

“讓你他孃的撞老子!”

賊人說著惡狠狠的扇了我一巴掌,我痛的不行,感覺臉上立馬火辣辣的疼。

“我己經報官了!

你跑不掉了!”

我大喊著瞪著他,但是心裡怕的要命,我覺得我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兒了“娘希匹的!”

那男人一聽這話,首接一記手刀劈向我的後脖頸,我嚇得趕緊閉眼。

那男人趕緊扛起我就跑,也冇管我到底暈冇暈。

我到底冇暈。

這男人一身酒味兒,估計劈岔了位置。

我卻無語得不行,暈了至少不會痛,現在我不僅得裝暈還得忍受著頭皮,臉,後脖子和內臟翻湧的痛!

心裡隻能不停祈禱著秦朝華這個傻瓜蛋子能趕緊去找她爹來救我。

我被顛的七葷八素,本來不暈的現在也暈的不行。

不知道這人跑了多久,終於停了下來。

我被狠狠的摔在地上不敢睜開眼睛,雖然疼的冷汗首冒。

隻是依稀聽見周圍有人隱隱哭泣的聲音。

過了好一會,周遭才靜了下來。

我悄默眯起眼睛,才發現周圍很暗,堆了很多木柴和稻草,西周都是人,一個個抱著蜷縮在一起。

我頓時萬念俱灰,這他孃的,是遇上人販子了!